beat365手机APP_NO.1

诗词中的人性之美

发布者:姚婷婷发布时间:2020-05-13浏览次数:662

陶渊明当彭泽县令,要远离家乡,念及妻弱子幼,给家里介绍一个人帮忙干活。写信给家人时,没有提到如何给这个长工付薪水,如何让他多干活少吃饭,却写了一句:“此亦人子也,可善遇之。”这句话翻译成今天的白话文,就是“这个人也是人家父母的心头肉啊,可不要亏待了人家。”

一直觉得这是个太有爱的句子。陶渊明在我们的心中,倏然一下从那个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“鸟倦飞而知还,云无心以出岫”隐士形象,出脱成一个活生生的,有血有肉的人。魏晋政治混乱,官场腐败,士大夫多以沉溺于个人的世界以逃避现实,彷徨悲苦成了主流:“徘徊将何见?忧思独伤心。”“愿为西南风,长逝入君怀”……独有这么温和的陶渊明,才能带着悲悯之心,写下“芳草鲜美,落英缤纷”的《桃花源记》,祝福所有人都能活在一个清平世界里。

中国的古典诗词是一种艺术,但最能直抵人心的,是这种超越时代的人性。“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”,写的是伟大的母爱;“故人入我梦,明我长相忆”,写的是真挚的友谊;“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、人间无数”,写的是相知与契的爱情。美在这里,不仅仅是“深林人不知,明月来相照”,是“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”,是“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”,更是“君看一叶舟,出没风波里”“月子弯弯照九州,几家欢乐几家愁”“但愿苍生俱饱暖,不辞辛苦出山林”的家国情怀。

唐人爱牡丹,“名花倾国两相欢,长得君王带笑看”。牡丹富贵,却经不起人间风雨。宋人爱梅花,“疏影横斜水清浅,暗香浮动月黄昏”“冰雪林中著此身,不同桃李混芳尘”“寻常一样窗前月,才有梅花便不同”,写的是梅花的冰清玉洁、坚强刚正,较之于“孤标傲世偕谁隐,一样花开为底迟”的菊花,更多了些让人肃然起敬的忍耐和无惧。

中国的诗词之所以有深厚的文化底蕴,绝不仅是文字上的技巧,更是在于对人间苦难彻心透骨的怜悯和关心。“朱门酒肉臭,路有冻死骨”,同样的一抔白骨,他看到了。很多人走过,都没有看到。

(材化学院辅导员  张弢)